汉赋四大家

汉赋四大家概述

  汉四大家是指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衡四人。这四人都有多篇代表性的名篇传世,在当时及后世文坛影响深远,是汉大赋的最高成就者,标志着汉大赋的内容、格的成熟。

汉赋四大家代表人物一:张衡

张衡简介

张衡

  张衡(公元78─139年),字平子,南阳西鄂人(今河南省南阳石桥镇夏村),曾任尚书和河间相等职。他「天资濬哲,敏而好学,如川之逝,不舍昼夜。道德漫流,文章云浮,数术穷天地,制作侔造化,奇技伟艺,磊落焕炳。」他「不患位之不尊,而患德之不崇;不耻禄之不伙,而耻智之不博。」他是我国东汉时期伟大的科学家、文学家、发明家和政治家,在世界科学文化上树起了一座巍巍丰碑。有辑本《张河间集》。在地震学方面,他发明创造了「地动仪」(公元132年),是世界上第一架测定地震及方位的仪器,比欧洲早1700多年。在天文学方面,他发明创造了「浑天仪」(公元117年),是世界上第一台用水力推动的大型观察星象的天文仪器,著有《浑天仪图注》和《灵宪》等书,画出了完备的星象图,提出了「月光生于日之所照」的科学论断。在文学方面,他是我国文学史上一颗光辉灿烂的明星。名著《东京赋》和《西京赋》,合称《二京赋》,描写了东汉时期长安和洛阳的繁华景象,讽刺了官僚贵族荒淫无耻的寄生生活。《南都赋》生动地描绘了当时南阳郡的社会面貌、人民生活和民间俗。此外著有《定赋》、《同声歌》、《思玄赋》、《归田赋》、《四愁诗》等30余篇。在地理学方面,他绘制有完备的地形图,并研制出了「记里鼓」、「指南针」等。在数学方面,他著有《算罔论》,并计算出圆周率的值在3.1466和3.1622之间。这和今天大家知道的圆周率虽稍有误差,但在1800多年前就能有这样精确的计算,不能不使人们感到惊叹。他的这一成果比欧洲早1300多年;在气象学方面,他制造出了「候风仪」,是一种预测风力、风向的仪器,比西方的风信鸡早1000多年;在机械学方面,他制造的「独飞木雕」是世界上最早的飞行器,还制造有土圭(日影器)、活动日历等;在艺术方面,他居东汉时期著名的六大画家之首。张衡在科学技术、文学艺术等方面所做出的杰出贡献,不仅是中华民族的光荣和骄傲,也是留给整个人类历史的宝贵财富。张衡不愧是世界上光彩夺目的科学和文学的双子星。1956年10月,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曾题词道:「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,在世界史中亦所罕见。」

张衡的古诗词、代表作品

汉赋四大家代表人物二:扬雄

扬雄简介

扬雄扬雄(公元前53~公元18)字子,汉族。西汉官吏、学者。西汉成都(今四川成都郫县友爱镇)人。 少好学,口吃,博览群书,长于辞赋。年四十余,始游京师,以文见召,奏《甘》、《东》等赋。成帝时任给事黄门郎。王莽时任大夫,校书天禄阁。扬雄是即司相如之后西汉最著名的辞赋家。所谓“歇马独来寻故事,文章两汉愧杨雄”。在刘禹锡著名的《陋室铭》中“西蜀子云亭”的西蜀子云即为扬雄。

扬雄的古诗词、代表作品

汉赋四大家代表人物三:司马相如

司马相如简介

司马相如司马相如,蜀郡成都人,字长卿,是西汉大辞家。他与卓文君私奔的故事,长期以来脍炙人口,传为佳话。据《史记·司马相如列传》记载:他入京师、梁国宦游归蜀,应好友临邛(今四川邛崃)令王吉之邀,前往作客。当地头号富翁卓王孙之女卓文君才貌双全,精通音乐,青年寡居。一次,卓王孙举行数百人的盛大宴会,王吉与相如均以贵宾身分应邀参加。席间,王吉介绍相如精通琴艺,请他弹奏,相如就当众弹了两首琴曲,意欲以此挑动文君。「文君窃从户窥之,心悦而好之,恐不得当也。既罢,相如乃使人重赐文君侍者(婢女)通殷勤。文君夜亡奔相如,相如乃与驰归成都。」《琴歌二首》,据说就是相如弹琴歌唱的《凤求皇》歌辞。因《史记》未载此辞,到陈朝徐陵编《玉台新咏》始见收录,并加序说明,唐《艺文类聚》、宋《乐府集》等书亦收载,故近人或疑乃两汉琴工假托司马相如所作。琴歌一类作品,假托的现确实很多,但又难以找到确切根据来证明。这方面的问题,只好存疑。

司马相如的古诗词、代表作品

汉赋四大家代表人物四:班固

班固简介

班固班固(建八年32年-永元四年92年)东汉官吏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。史学家班彪之子,字孟坚,汉族,扶风安陵人(今陕西咸阳)。除台令史,迁为郎,典校秘,潜心二十余年,修成《汉书》,当世重之,迁玄武司,撰《白虎通德论》,征匈奴为中护军,兵败受牵连,死狱中,善辞,有《两都赋》等。

班固的古诗词、代表作品